【原創】格芯SVP:最近發生的事件顛覆了認知,半導體產業該如何應對?

winniewei 提交于 周日, 06/28/2020
格芯SVP:最近發生的事件顛覆了認知,半導體產業該如何應對?

作者:張國斌

6月27日,SEMICON China 2020在上海正式開幕,這是今年疫情以來中國半導體行業的首展。與會嘉賓就疫情下的半導體發展發表了各自的研究,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理事長周子學表示,從全球看,疫情還未結束,下半年甚至明年是否會嚴峻需要進一步分析。如果世界經濟出現大面積下滑,市場萎縮,將對半導體行業有影響。

格芯SVP:最近發生的事件顛覆了認知,半導體產業該如何應對?

SEMI(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裁居龍指出,半導體在經濟發展中扮演的推動角色愈發明顯,在2019年半導體產業經歷回調后業界原本預計今年會有所增長,但新冠疫情及其他綜合因素對全球經濟產生了影響,今年半導體產業銷售額將會有5%或更多的負增長,2021年將會重新恢復正成長。根據SEMI關于全球半導體晶圓廠設備投資的最新報告預測,2020年雖會好于先前預測,但仍會有4%的下滑。

格芯高級副總裁Americo Lemos

格芯高級副總裁Americo Lemos

除了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以及地區貿易摩擦加劇也給半導體產業帶來了更多不確定性,面對多種不確定因素,半導體產業上游,尤其是制造環節該如何應對?在昨天SEMICON CHINA 2020的開幕主題演講中,格芯高級副總裁Americo Lemos就指出,“如果我們的行業和公司要在即將來臨的新時代繼續茁壯成長,現在就要重新思考我們的經營之道,以便應對當前已經出現的挑戰,而不是在6個月后,也不是在12個月后才來思考。”

●變化的世界分裂的體系●

“在過去的一個月里,我們的行業經歷了一連串的外部事件。這些事件,單獨來看顯然會給業內帶來巨大的挑戰。但我相信,我們能夠應對,且幾乎不會造成持久損害。”Americo Lemos強調,"這些事件正在改變我們的世界,也改變著我們的業務。這些事件讓我們對一些最基本假設提出質疑,但是我們的技術行業尤其是半導體產業卻正是建立在這些假設的基礎之上的。”

他解釋說,首先是我們不能再依靠持續自由和開放的商品貿易。這意味著必須讓企業做好在一個更加分散的世界中運營的準備,而不是像我們過去習慣的那樣,在對每個人都開放的全球市場中運營。這也意味著,讓一個國家或地區作為關鍵物資的唯一主要來源不再那么具有商業優勢,反倒可能是一種運營弱點。

其次,不能再依賴自由和開放的技術跨境流動。因為知識產權的流動日益受限,一些地方的許可技術也日益受限。

第三,由于相互競爭的創新中心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現在有可能面臨兩個或更多的獨立平臺,包括5G、人工智能,自動駕駛汽車等領域的標準化,這與迄今為止所建立的一切(全球性的、開放的標準尺度等)背道而馳。 

不過他也指出,盡管存在所有這些挑戰,但也有積極的一面例如新應用驅動變革,而且,針對上面三點限制,如果半導體產業區積極適應,就會產生大量的創新,主要表現在:

1、本地問題需要本地的解決方案。

解決亞洲本地問題所需的創新與歐美或非洲其他地方所需的創新是不同的。因此,這為行業促進創新打開了大門。

2、地緣政治挑戰意味著要重新思考經營之道。實際上,不斷變化的地緣政治和技術趨勢并非唯一起作用的因素。去年12月,我們還能夠自由旅行。但COVID-19疫情凸顯了供應鏈的脆弱:依賴單一供應來源、單一國家、單一供應商,在某些情況下還依賴單一生產設施。

3、人的流動不會再是理所當然。

他指出這是對我們敲響的最響亮的警鐘,也許這在半導體行業歷史中尚屬首次,但我們再也不能再想當然地認為,在單一地點生產產品所帶來的成本有效性比規避由此帶來的風險更重要。相反,這種做法的風險正與日俱增。

“所有這一切都清楚地表明,正如我所說的,現在是重新思考我們經營之道的時候,是適應完全不同的新常態的時候了。”他指出,“這一切對格芯意味著什么?我們需要從格芯的一小段歷史講起。”

他回顧了格芯成立11年來的發展,指出格芯一家真正的全球性公司--股東在阿聯酋,業務遍及全世界。格芯的口號是打造“全球晶圓廠”。他坦承以前對這一句口號沒有特別的感覺,但是到2019年以后,隨著一些政府開始實施一些與國家安全和經濟原因有關的政策,布局半導體本土化后,在不同國家開展運營的想法變得很重要。

“我們開始看到我們全球業務的價值,客戶開始認識到全球分散運營的重要價值。”他指出,“2020年,出現了COVID-19疫情。其后果,對行業的影響,如大家所知,不僅是政府看到了供應鏈中斷和風險,而且整個行業都是如此。供應安全成為行業所面臨的關鍵問題。在格芯,我們的運營范圍覆蓋全球,這一曾被視為“錦上添花”的優點現成為了我們客戶的一大關鍵優勢。”

格局布局全球

格局布局全球

他指出格芯是在三個大洲都擁有大規模生產設施的純業務全球性晶圓代工廠,能夠無縫地在各廠部署技術,并利用其多地運營的優勢減小供應風險。“我們的公司的地域部署不只是圍繞著三個大型晶圓廠,也與技術生態有關,而且不只是晶圓廠,還有技術。我們能夠在這些晶圓廠中部署技術,使客戶能夠靈活選擇并降低供應風險。”他指出,“我們能夠為一些客戶設計并能在兩個不同的大洲進行制造。例如我們在新加坡和德累斯頓都可以生產40nm NVM工藝,從而減少風險并且降低推出產品的研發成本。這都歸功于我們的全球運營方式。再比如我們的55nm BCDLite技術,也是在新加坡和德累斯頓均有部署。 這是一項55nm BCD技術,專為高密度數字、高性能模擬和電源功能定制,全部集成到單個芯片上。”

格芯的生態系統

格芯的生態系統

無論是在技術創新還是供應靈活性方面,40nm和55nm這兩個平臺都體現了格芯的技術差異化。他表示美國的一些客戶雖然更偏好在美國生產,但如果他們知道RF制造可以在多個不同地點進行部署從而降低風險,確保市場供應,便會感到安心。“半導體行業若要興盛,那就需要暢通無阻地進入所有市場。中國市場也不例外。”他指出。“公司保護技術的最佳方式不是禁止公司在世界各地以產品的形式銷售這項技術,而是保持競爭優勢,持續創新。 ”

“以分裂為特征的大環境需要本地解決方案來解決本地的問題。”他強調,“在格芯,我們一方面通過自己的全球性制造服務基礎設施不斷創新,同時又制定本地戰略,以差異化解決方案滿足客戶需求。我們還不斷擴大我們全球的生態系統伙伴關系。在中國,包括開發本地IP、設計領域的創新,以及幫助客戶縮短設計周期的能力建設。”

格芯為什么要走特色工藝之路?

他從宏觀到圍觀分享了格芯的發展思路,目前世界經濟估值85萬億美元,這85萬億美元中,2萬億美元是電子行業所貢獻,其中4750億美元是來自半導體行業。而在半導體行業中,約650億美元來自為無晶圓廠或IDM提供代工服務的晶圓廠,格芯就是在這塊價值650億美元行業中提供特殊工藝,他估計特殊工藝可以覆蓋75%左右的代工市場。而全球 85%的晶圓代工行業實際上主要由5家晶圓廠提供服務。

晶圓業務與全球經濟

晶圓業務與全球經濟

他表示格芯放棄的25%通用工藝市場遵循摩爾定律,并已經演進數納米工藝,但廣闊的半導體市場中越來越多的行業增長如5G、物聯網、邊緣AI、自動駕駛等是來自格芯所在的這75%特殊工藝市場。

特殊工藝與通用工藝

特殊工藝與通用工藝

為什么特殊工藝技術越來越重要?他認為行業需要需要這些先進節點的替代方案。“目前,開發個位數納米技術、并將其投產,推動無晶圓廠在這些技術基礎上做芯片設計、以及IP等,成本極其高昂。對于如此小的市場份額,制造成本越來越高昂得令人望而卻步。無論數字化速度和性能如何,都無法支撐這種成本。”他指出,“今天代工廠市場有25%屬于領先工藝。而10到15年前,這個數字是60-70%。那時每個人都在進行節點微縮,構建平臺,遷移到下一節點。擔如今客戶和應用越來越不依賴于使用更小的節點。他們可以與我們或其他代工廠合作,在現有節點上繼續創造價值和進行創新,在IP層面,在半導體產品層面,也在系統層面。”

那么特殊工藝是什么?

是一些針對特殊需求的工藝,比如客戶需要高電壓來對電池、AMOLED的顯示驅動器進行電源管理。或者希望將RF連接與數字處理相集成。或者是希望對圖像傳感器進行邊緣計算和實現人工智能,但無需將數據發送到云端進行處理。

所有這些都是特殊工藝半導體代工廠最擅長的領域。

他表示i格芯有大量針對特殊工藝需求的整套方案,例如5G有8SW、45RFSOI和22FDX技術,而且只有格芯能夠提供這些技術。其中針對sub 6GHz RF FEM的8SW,對客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對于毫米波技術,格芯有45RFSOI或22FDX,45RFSOI支持更高的功率,22FDX為5G客戶提供更高的RF集成度。“在今天的5G手機中,我們采用大量芯片來實現這些特殊功能。從蜂窩和WiFi前端,到NFC,再到電源管理和音頻設備均需要我們特殊工藝半導體代工廠。芯片總面積比使用個位數節點技術的應用處理器面積要大。”他指出,“有些業內人士傾向于說,必須要有個位數納米技術。我問了一個問題,哪個更重要?是采用先進制程制造應用處理器重要,還是能夠實現所有這些功能重要?”

當然,對于制造手機而言這兩方面都是必需的,這樣才能制造出令客戶滿意的手機。 

在物聯網領域也需要特殊工藝,格芯提供的22FDX解決方案是適合物聯網的最優技術之一,它的有源/漏電功耗非常低。此外,在解決方案中實現了RF的功能以及eMRAM。因此,客戶可以開發復雜的集成式物聯網同時實現連接與安全。

他舉例說在邊緣AI和云計算領域,格芯提供將實現和增強基礎架構的技術。格芯擁有的硅光技術可以加快數據中心的互聯。在計算處理方面,格芯提供最先進的技術12LP+,以及低壓自定義SRAM,以采用下一代亞納米技術,可以在減少2倍功耗的情況下來實現AI應用。

他強調格芯唯一的全球性特殊工藝晶圓廠,我們擁有全球性的IP生態系統,客戶在中國、在海外都能利用這個生態系統。格芯也是業務遍及三大洲的全球特殊工藝半導體代工廠。

“格芯的全球化布局讓使其有足夠的經驗在這一艱難的時期積蓄力量,在下一階段更好地服務于客戶。由于我們的業務覆蓋全球,中國客戶也可以利用我們在美國和歐洲的全球合作伙伴體系,為中國的終端應用開發特定產品。例如SiFive是格芯在美國的綜合RISC-V SoC設計合作伙伴。我們在歐洲的合作伙伴也專業從事RF和模擬/混合信號設計,他們都能夠為我們的中國客戶提供支持。”他強調,“隨著中國引領世界經濟從COVID-19疫情中復蘇,創新型中國企業只要準備好重新思考自己的經營方式,迎接全然不同的新常態所帶來的機遇,就有可能抓住千載難逢的機會,大步飛躍,搶占廣闊的市場。”

他還代表格芯領導層承諾:格芯將在中國發揮積極作用,進行優質投資,支持創新,提供共同發展的機會,攜手開拓未來新市場。

“我們的價值觀很簡單:讓中國創新在全球市場占據一席之地!”他指出。

注:本文為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來源

相關文章

Digi-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