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winniewei 提交于 周六, 05/09/2020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首次單列國產CPU服務器采招”、“國產芯片服務器絕非‘樣板花架子’”、“運營商市場首單代表行業信創啟動”...當市場分析師如此形容運營商剛剛公示的集中采購進展時,枯燥的招標公告頓時明亮了起來。

5月7日,中國電信在網站上發布2020年服務器集中采購項目貨物招標集中資格預審公告。公告顯示,此次集采共分為8個標包,涉及預估總數達56314臺,共3個系列服務器的采購。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中國電信網站截圖

觀察者網梳理發現,這3個系列分別對應Intel系列服務器(I系列)、AMD系列服務器(A系列),以及包含華為鯤鵬系列或中科曙光旗下海光(Hygon)系列處理器(統稱為H系列)的全國產化服務器。

從數量上看,H系列服務器預估采購數量達11185臺,占總數的19.9%;I系列、A系列的占比則分別為79.4%、0.7%。

在經歷了2019年的短暫沉寂后,疊加2020年5G商用,三大運營商將正式進入服務器采購大年。另外基于“首次單列國產CPU服務器采招”,以及國產CPU服務器采購占比近1/5等跡象,市場紛紛調高了對今年服務器需求的預期。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觀察者網注:DR指派息日)

資本也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周五(8日),中科曙光開盤便創新高,交易僅10分鐘即漲停,3個交易日內累計大漲19%;浪潮信息(000977.SZ)開盤后立即走高,一度漲近5%,但最終收漲0.85%。

“國產絕非樣板花架子”

正如前文所述,近20%的采購占比、以及“首次單列”這樣的待遇,此次招標很難被視作一次普通的集采。

具體看來,根據公告的描述,I系列是指CPU類型為采用第二代英特爾至強可擴展處理器Gold系列,或是Silver系列新品的服務器,預估采購數量為44731臺;A系列是指CPU類型為第二代AMD EPYC 7002系列處理器的服務器,預計采購398臺。

而備受關注的國產CPU服務器的H系列,被放在了集采招標的第8個標包里,主要為兩型CPU:華為鯤鵬920系列處理器,或是中科曙光旗下海光Dhyana(禪定)系列處理器。

值得注意的是,H系列預計共采購11185臺,在此次招標中所占的比例達到19.86%。

“近20%的全國產化服務器招標份額,充分表明了運營商層面對國產化替換的意志與決心,也是行業信創規模化落地的重要信號。”安信證券不由感嘆:“結合5G及IDC新基建大背景,2020年一方面將是服務器行業景氣回升之年。”

觀察者網進一步發現,根據此次招標細則,8個標包中的6個為I系列服務器,細分為計算型(17829臺)、大數據型(13424臺)、分布式存儲型(5450臺)、冷存儲型(3697臺)、NFV型(1564臺)和GPU型(2767臺)等6種類型

“標包7”中的A系列服務器總計將采購398臺,其類型共5種,分別為:計算型、分布式塊存儲型、全閃分布式塊存儲型、冷存儲型、大數據型。

因此,不容忽視的是,從類型上,全國產化服務器非但不是針對某種非核心功能的單一業務采購,還涉及到“全品類”。

在“標包8”中,H系列服務器涵蓋計算型、分布式塊存儲型、全閃分布式塊存儲型、冷存儲型、大數據型、NFV型、GPU型等7種類型的服務器產品,累計共11185臺。

而具體到GPU型服務器上,采用鯤鵬920系列處理器的服務器,將配置華為Ascend910或Atlas 300系列GPU;采用海光Dhyana系列處理器的服務器,將配置NVIDIA(英偉達) GPU。

因此,結合近20%的采購量來看,“全國產化服務器絕非‘樣板花架子’。”安信證券進而認為:“中國電信對全國產化服務器的采購絕非是做個樣子,而是將國產化深度融入自身生態的初步嘗試。”

2019年服務器集采冷淡

國產替代、自主可控、5G時代...因這些詞匯而嚴峻的國際關系,以三大運營商為代表的集中采購,無一不緊緊抓住世人的眼球。

可在2019年,運營商服務器采購并沒有下猛藥。

經觀察者網不完全統計,去年,中國電信沒有公開的服務器規模集采;中國聯通在2月集采1172臺x86服務器,當時華為、烽火和曙光等3家中標;中國移動則到10月才宣布2019-2020年PC服務器第一批集采,華為、中興、烽火、中移全通等7家中標,采購滿足期為半年,共計80676臺。

與上述現象同步發生的,是在供應鏈上的險情。今年5月7日被中國電信“點名”采招的華為鯤鵬920、海光Dhyana處理器,在2019年相繼遇險。

2019年1月7日,華為在深圳總部發布其服務器芯片鯤鵬920,一同發布的還有3款服務器產品泰山系列。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芯片是基于英國公司ARM架構的CPU。

不過,由于取得了永久授權,華為相關負責人在4個月后的5月20日回應外界關切時強調:華為的服務器芯片鯤鵬920已經可以完全實現自主生產。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人士的回應,恰恰針對的是在5天前(5月15日),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及其70個關聯企業列入美方“實體清單”。

不難想象,海光隨后也受到波及。

當地時間6月21日,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以“違反美國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為由,在未核實情況也未事先告知的情況下,將中科曙光、海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都海光集成電路設計有限公司、成都海光微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等添加到美國《出口管制條例》實體清單中。

由于正值周五,在靜默了當時那個周末后,中科曙光于6月23日晚(周日)發布公告,宣布股票、可轉債等緊急停牌,并于6月26日發表聲明稱“感到震驚并深表遺憾”。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中科曙光聲明截圖

觀察者網查詢啟信寶APP注意到,“實體清單”中的成都海光集成電路設計有限公司的股東分別為:海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及Advanced Micro Devices, Inc.。后者正是人們所熟知的AMD。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啟信寶APP截圖,下同

進一步,觀察者網查詢中科曙光2019年年報發現,海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不僅為中科曙光參股子公司,還是后者的聯營企業。

(觀察者網注:中科曙光年報稱,本公司能夠對被投資單位施加重大影響的,被投資單位為本公司聯營企業。)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中科曙光2019年年報截圖

因此,成都海光集成電路設計有限公司由海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控股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而另一家,成都海光微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的股東,也包括AMD和海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盡管雙方公開持股比例分別為13.6575%和86.3425%,但啟信寶APP指,AMD為疑似實控人。

事實上,AMD早在2016年便公開披露,其將X86技術授權給海光,并與后者成立合資公司,授權費總額2.93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19億元。

但就在“實體清單”后不久,AMD公開稱,未向其中國的合資企業授權進一步的芯片設計。

當時有分析解讀稱,這意味著AMD在中國的芯片生產合資企業將僅限于在第一代Ryzen和EPYC的Zen架構,但不會推進基于AMD新推出的Zen 2微架構的設計。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上證e互動截圖,下同

10月8日,中科曙光在“實體清單”后首次回應投資者提問稱:“目前一些供應商逐步恢復供貨,部分部件有相應可替代方案,能夠保持公司供應鏈平穩運行。”

中國聯通“點名”鯤鵬、海光等補充測試

把視線回到運營商,觀察者網梳理發現,中國聯通也在服務器集采方向上做了準備。

先是在2019年9月6日,中國聯通發布《2019-2020年中國聯通通用服務器集中采購專項測試公告》。

《公告》稱:“近期將組織新一批通用服務器集中采購,本公告為此次采購相關設備專項測試公告。設備測試合格將作為后續‘2019-2020年中國聯通通用服務器集中采購投標’和通用服務器公開招募資格審查通過的必要條件。”

當時,中國聯通給設備制造商的報名截止時間、送測設備截止時間分別為9月17日、10月13日。

然而,該運營商遲遲未作出集采決定,并在2020年4月29日,中國聯通再次發布《關于“2019-2020年中國聯通通用服務器集中采購專項測試公告”的補充通知》,并聲明與2019年9月6日公告不一致之處,以《補充通知》為準。

巧的是,觀察者網在《補充通知》下的附件《參測設備配置明細要求_補充測試》中發現,鯤鵬920、海光系列7165、7185等CPU型號均被要求進行補充測試。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參測設備配置明細要求_補充測試》截圖

另據《補充通知》,中國聯通給設備制造商提出的報名截止日、設備送測截止日分別為5月10日、5月25日。

此外,前文提到的中國移動在半年后,也就是2020年4月14日,披露了對PC服務器的進一步集采,項目采購滿足期仍為半年,采購規模共計138272臺,刷新單次招標最大規模。

中興事件后,中央采購增設國產芯片服務器

2018年5月17日,在中興通訊遭遇出口禁令的一個月后,中央政府采購網關于服務器的采購技術標準征求意見中,在原有服務器等類別基礎上,增設“國產芯片服務器”新類別。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中國政府采購網截圖

當時,這一新類別包括龍芯CPU服務器、飛騰CPU服務器、以及申威CPU服務器。

不過,對于國產芯片是否能立即挑大梁,無論是市場分析人士,還是服務器廠商的評價,都止步于“耐心”、“慢慢成熟”、“慢慢成長”、“不是一朝一夕”、“需要一個過程”等等。

而在那個時候,無論是華為鯤鵬還是海光禪定,都仍然處于量產發布的最后沖刺階段。

盡管在2019年1月發布,但鯤鵬920到7月才正式官宣商用。

當時,浙江移動營業廳前臺系統遷移至基于華為鯤鵬處理器的泰山服務器,成為全球首例基于鯤鵬處理器的商用運營商IT應用系統;月底,廈門市政府與華為公司簽訂合作協議,華為首個鯤鵬生態基地及超算中心正式落戶廈門。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至于海光,中科曙光在2019年12月10日回答投資者提問時稱:“海光芯片已于去年(2018年)下半年量產,目前海光公司經營正常,正在逐步開拓市場中。”

運營商首次“點名”國產CPU服務器進行大規模集采招標

可喜的是,根據中科曙光年報披露,海光公司2019年營業收入3.9億元,主要客戶為國內各服務器整機廠。

來源:觀察者網

相關文章

Digi-Key